通知公告:
首页  >  企业资讯  >  最新资讯

企业资讯

服务中心

预约热线: 021-64325125

最新资讯

资产证券化业务对企业IPO的负面影响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7-3-14  浏览次数:1320
前言

  伴随着注册制的到来,IPO的堰塞湖已经逐渐开闸,证监会发审委在逐步加块上市审批的同时,资产证券化业务也在我国PPP的大背景下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那么,当资产证券化业务遇上IPO,两种不同的融资模式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笔者将通过本文对资产证券化业务对企业IPO的负面影响进行讨论。

  参照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15年12月30日修改后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等,证监会对拟上市企业的发行审核主要从业务独立、资产完整、人员独立、财务独立、机构独立五个层面进行核查,其目的在于对拟上市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做出判断。

  本文结合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性质,根据资产证券化过程中的增信措施以及涉及不同类型基础资产的买卖协议条款与会计出表等情况,主要从资产独立、财务独立与机构独立的角度,探讨资产证券化业务对IPO的影响。

  一、增信措施对企业IPO的负面影响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发行人资产质量良好, 资产负债结构合理, 盈利能力较强, 现金流量正常。

  在不考虑相关增信措施的情况下,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所带来的本息支付义务,将导致原始权益人未来现金流的变化、财务费用的增加以及资产负债率的增加等,这都将对原始权益人的持续盈利能力产生一定的影响。

  从影响发行人未来现金流的角度分析,由于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所承担的本息支付义务,使得企业基础资产所产生的现金流强制归集于监管账户,这是不同于银行贷款与债券融资的地方。根据资产证券化业务中的《监管协议》与《标准条款》的内容,拟上市企业未来现金流的去向已经被锁定,这不符合上市管理办法当中关于财务独立的原则,该细节是否构成上市障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

  另外,在增信措施中,超额现金流覆盖、信用触发机制、差额补足承诺以及回购承诺等,都会以拟上市企业或有负债的形式影响拟上市企业未来的现金流状况与持续盈利能力。其发生概率的大小以及对发行人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程度都将决定该类增信措施是否影响发行人的财务独立情况,进而决定是否构成上市障碍。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二十八条:发行人不存在重大偿债风险,不存在影响持续经营的担保、诉讼以及仲裁等重大或有事项。《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七条:(六)不存在可能严重影响公司持续经营的担保、诉讼、仲裁或其他重大事项。

  如果拟上市企业为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关联方提供了担保,由于该担保增加了拟上市企业的偿债风险,则违背了机构独立的原则,那么对拟上市企业是否构成上市障碍也是值得关注的地方

  二、不同类型的基础资产企业IPO的负面影响

  基础资产界定是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核心要素之一。根据《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第三条,基础资产应当在法律上能够准确、清晰地予以界定,并构成一项独立的财产权利或者财产。

  实践中从大类上讲,基础资产可以分为债权、收益权、信托受益权、门票等权利凭证、不动产相关权利等类型。

  从上市管理办法中关于资产独立的原则来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29条规定发行人申报文件不得有下列情形:(五)发行人在用的商标、 专利、 专有技术以及特许经营权等重要资产或技术的取得或者使用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

  基于不同的基础资产的类型,在上市审核中对于资产完整性的认定可能有所不同。对于债权类的基础资产,由于大部分情况下完成了会计出表,并不会对企业的后续经营带来负面影响,唯一可能涉及的因素在于原始权益人对于债权类基础资产的担保承诺或差额补足协议。但从资产完整性的角度来看,债权类基础资产出表后不会给原始权益人带来持续经营方面的重大不利变化。

  与债权类基础资产不同的是,收益权、门票等权利凭证类的基础资产往往属于原始权益人的特许经营权,如果将其特许经营权进行打包出售给SPV后,对于《基础资产买卖协议》中的有关条款的设置是否会涉及到原始权益人在后续进行使用其特许经营权时带来重大不利变化,将是证监会审核的关键点,也是构成上市障碍的因素之一。

  据了解,在平安证券目前进行的某个资产证券化项目中,由于该企业正筹备近期向证监会递交IPO申报材料,为了避免资产证券化业务对该企业IPO造成上市障碍,该企业在起初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时,已经与投资者就提前赎回事项达成了有关协议,“若证监会对基础资产转移问题发生异议并出具反馈意见,则原始权益人有权提前终止《基础资产买卖协议》与《服务协议》,并提前赎回资产支持证券。”这样的条款保证了其提前赎回的选择权在原始权益人本身,减少了回购成本,也避免了召开证券持有人会议所带来的时间成本。

  最后,应该注意的是,企业在上市前存在隐藏利润逃避税收的倾向,前期在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时,原始权益人将隐藏利润后的财务资料向基金业协会与证监会进行备案,在后期原始权益人进行上市申报时,为了满足盈利能力的指标将公布真实的财务数据。若出现前后数据不一致的情况,则会被证监会认定存在逃税漏税行为。

  结语

  一方面,由于我国资产证券化业务仍处于试水期,对于涉及ABS相关的特殊事项更多地取决于会计师或投行人士基于我国会计准则的个人判断;另一方面,与IPO相关的监管法规目前还没有针对资产证券化业务的特殊性进行规定,开展资产证券化相关的措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证监会对于拟上市企业的审核,更多地决定于监管口径的宽严。笔者仅借此现象,对资产证券业务对企业IPO的负面影响进行了探讨,未来几年当如火如荼的ABS遇到开闸放水的IPO时,他们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搜狐财经

作者:宗承渊